文 | 来源·盖世汽车

日前,德国《汽车周刊》西雅特销售负责人Wayne Griffiths在接受《汽车周刊》采访时表示,西雅特将无限期推迟重回中国市场。“中国新车市场规模在过去两年里持续缩水,小型车领域尤其受到冲击,再加上现在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因此决定推迟西雅特重回中国市场的时间。这与日前集团年会上大众集团CEO迪斯的说法一致。

但除此之外,Wayne Griffiths还说了一段模棱两可的话。

他表示,西雅特不会参与大众中国和江淮汽车的合资公司,但是“西雅特将继续和江淮汽车在研发项目上合作”,继续推动电动车的生产和销售。并表示,西雅特目前将集中精力在欧洲市场深耕以及拓展拉丁美市场。

这段话表示,西雅特不但无限期推迟入华,而且不会由大众江淮引入国内,只是跟江淮维持技术研发的合作。

去年凤凰网汽车《八点二十》栏目曾报道,江淮集团的2018年财报显示,江淮大众项目迟迟没有进展,总计20亿人民币资产的99%依然为现金类资产,几乎没有土地和厂房等大额固定资产投资。2020年3月19日,江淮汽车发布了2019年的财报。根据财报,大众江淮项目有三大值得注意的数字变化。

其一:亏损3.6亿

江淮大众项目的资产总额缩水大约了3个亿人民币,原因在于江淮大众亏损3.6亿。因此股东双方的长期股权投资中“江淮大众”项目各自产生了1.8亿的投资损失。

其二:依旧无大额固定资产投资

江淮大众项目94%的资产仍然为现金类、存货和应收账款等流动资产,依然没有看到土地和厂房等大额固定资产投资。

其三:4.4亿销售类关联交易

江淮大众与母公司之一的江淮汽车产生了“汽车和相关服务”的销售关联交易大约4.4亿,正好是江淮大众营业收入2.28亿的两倍。考虑到江淮大众没有工厂,那么很有可能就是销售江淮生产的产品产生的一进一出的数额。

尽管如此,江淮汽车2019年财报依旧表示,“与大众合作项目持续深入,合资公司研发中心建设有序推进。”这也是财报唯一一处提及江淮大众项目进展的文字。

2018年11月28日,在中国国家领导人和西班牙首相佩德罗·桑切斯的见证下,大众(中国)、江淮汽车及西雅特在西班牙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将共同开发一款电动汽车平台。根据协议,江淮大众将于2021年前引进西雅特品牌,拟在安徽合肥建立全新的研发中心,共同研发小型电动汽车产品和零部件。

但是在2018年宝马扩大在华合资股比至75%之后,很多跨国车企开始重新甚至中国战略。例如,外媒曾经报道,奔驰曾就此跟中方合资公司协商过,只不过一直没有实质进展。

在2019年3月的大众集团年会上,大众集团CEO迪斯直言不讳地表示,希望增加在华合资公司的股比。消息被报道后,引起上汽等中方合资公司的强烈反弹。彼时行业分析认为,大众增持合资股比最有可能从新合资项目江淮大众开始。

两年来,除了2018年12月10日时任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总裁兼CEO海兹曼教授在退休之前与江淮汽车董事长安进出席了一个深冬里的开工仪式,江淮大众再无任何进展。几经波折低调推出的新车思皓,也被多数行业媒体认为是基于江淮的改标换牌车。很多未经证实的消息表示,江淮大众项目因股东双方的博弈而陷入僵局。无论消息是否准确,江淮大众项目发展迟缓确是事实。

现在西雅特无限期推迟入华和脱钩江淮大众的消息,似乎回应了以往的传言。(文/青竹)